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国华邮事

以邮会友

 
 
 

日志

 
 

《长江万里图》往事  

2014-08-12 18:01:55|  分类: 往事如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十年重光,袁运甫的《长江万里图》往事

《长江万里图》往事

刘建辉

 《长江万里图》往事 - 杨国华 - 国华邮事

(1979年袁运甫在机场壁画前留影)??

《长江万里图》往事 - 杨国华 - 国华邮事

(邓小平、李先念参观机场壁画)??

 《长江万里图》往事 - 杨国华 - 国华邮事

(袁运甫陪同周扬夫妇参观机场壁画)?

  《长江万里图》是画家袁运甫先生四十年前为新建北京饭店大堂所创作的壁画原稿。这幅长达六十米的鸿篇巨制,历经坎坷与磨难,在“文革”“批黑画”运动期间被打入冷宫。改革开放以后,这幅长卷中的局部陆续现身首都机场、北京建国饭店、人民大会堂金色宴会大厅。

  1972年,河北石家庄郊区李村。北京中央工艺美院的老师们进入劳动改造的第三年。从1969年开始,作为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目的地之一的李庄,陆续来了一批又一批戴眼镜的人。当地的老百姓只知道他们是教书匠,是知识分子。但让老百姓不明白的是,他们既不教书,也不上课,成天在地里干活,平地、除草、拾粪、收麦子。这其中,就有中央工艺美院教师袁运甫。

  来接受“再教育”的老师们一到李庄就接到了一条匪夷所思的纪律:在接受再教育期间,不许绘画,不许写生,不许创作。1969年过去了,1970年过去了。这些为绘画艺术而生,为绘画艺术而执着追求的艺术家,真要崩溃了。他们不能离开画笔,不能眼睁睁看着时光流逝。吴冠中和袁运甫首先突破了禁区,每次出工之前,他们将画具偷偷藏于粪筐之中,离开驻地之后,一边干活,一边写生,农村的场院、麦田、大树、碾子,都是他们写生的对象。时间长了,袁运甫和吴冠中都得了个头衔——“粪筐画派”。

  1972年的一天,袁运甫尚未下工,突然接到上级的调函,要他立即返回北京,接受一项任务。返回北京?这对于离开家庭,过集体生活已两三年的老师们来说,的确是天大的好事,人们纷纷把羡慕的眼光投向袁运甫。但一向不追风逐流,将艺术视为生命的袁运甫则祈盼:堂堂正正地作一次画!

  几天后,袁运甫在北京建筑设计院接受了一项令他无比兴奋的任务——为即将开工建设的新北京饭店大堂设计一幅壁画。将学院的纯艺术向公共艺术开拓发展,这是袁运甫一直在思考的课题。中国古老的、极其优秀的敦煌壁画艺术,能不能移植于当代?令整个世界美术界着迷的墨西哥壁画艺术,其精髓能否为我所用?袁运甫知道,这是上天给了他摸索尝试的机会,是给处于低潮的中国美术界的一次机会!

  正在兴建中的北京饭店新楼,由吴良镛先生参与规划设计。在一层大厅的设计中,吴良镛先生提出,用一幅通体壁画进行装饰。这在当时是一个全新的思路。画什么,由谁来画,则没有方案。经层层推荐,袁运甫入选。

  在北京建筑设计院,袁运甫看了一层的设计图纸后,一个想法,立即跳入脑海——长江!装饰长达六十米的一层大厅,没有什么比长江更适合,更切题!长江的激荡、雄伟,它的开放与包容,正是中华民族特有的本质。在北京最主要的饭店,向国内外的来宾形象地展示中华民族的母亲河,这个思路,让袁运甫极其兴奋。他将想法告诉主抓项目建设的领导,征求意见。没想到对方告诉他,你的意见和我们的设想完全一致!这个意见也得到了吴良镛先生的支持,他认为长江这个主题非常适合作壁画,有山、有水、有风光,蜿蜒曲折,气势磅礴。

  袁运甫,这个在长江边上长大的画家,用手中的笔,淋漓尽致地把对长江的挚爱绘制在纸本上。一个月后,《长江万里图》的效果图与大堂室内模型一起,送到了北京市政府。

  几天后,袁运甫接到通知:立即赶到人民大会堂,中央首长审查《长江万里图》及室内设计。原来,北京饭店新楼是当时的重点工程。对于饭店的建筑风格、建设进度、大厅壁画,都要经国务院领导的审查。

  只可惜,当时北京并没有满街跑的的士,等袁运甫换乘两趟公交车赶到大会堂时,会议已经开始,袁运甫只能在会议室外等待。据袁运甫回忆,会议开的时间很长,他的心始终忐忑不安。他记得,长安街上的灯都亮了,会议才结束。这次会议出席的有周恩来、郭沫若、万里等中央和北京市领导。

  会议室的门打开后,只见郭沫若径直朝他们走来。和大家握过手后,郭沫若告诉大家,他不能讲会议的情况,会议有纪要,以后会通知大家。同时,对袁运甫说:“长江画得很好。”

  袁运甫知道,这等于告诉他,《长江万里图》通过了。果然,会议后不久,万里将袁运甫找去,询问完成这幅画稿,还有什么要求?袁运甫提出,这幅画稿,还是个初稿,要放大绘制,需要进一步充实细节,画稿中的很多细节还未表现出来,要进一步深入生活,实地考察,补充素材。万里很赞成,并说,你一个人去?还是找几个伴一起去,袁运甫突然想到了仍在李庄,为不能画画而痛苦煎熬的师长和至交。他提出了三个人选,希望他们一起来完成这次长江的采风。

  袁运甫和同伴祝大年、吴冠中、黄永玉组成的创作采风小组,从上海启程之后,沿着长江,先后在南通、无锡、苏州、南京写生,凡有山,必登顶,登高才能把位置、大小比例安排清楚。重庆,则是袁运甫一行沿长江写生的终点。将近三个月艰苦的、超乎寻常的艺术创作,无人打理衣物的狼狈,令袁运甫一行人最后到达重庆南天门码头时,各个相视而笑,人人自诩“叫花子”。

  回到北京后,袁运甫避开了嘈杂的运动,一头扎进了《长江万里图》的二度创作之中。沿长江三个多月的采访与写生,使袁运甫对长江有了更深刻更感性的认识,长江这条中华民族的母亲河,千百年来就这样静静地流淌着,但是它孕育了一代又一代勤劳勇敢的华夏儿女,它特有的宽阔胸怀,既融进了过去的苦难,也书写了今天的辉煌。沿途写生的一百多幅作品,已不是纯自然的描摹,而更多是袁运甫对母亲河流露出的一种挚爱。

  这一年的夏天,袁运甫将灌满心血的《长江万里图》送上审查。他不知道这幅画所等待的是希望还是失望。但他是多么希望它能作为公共艺术壁画在首都北京亮相啊。

  一周后,袁运甫终于等来了消息,但这个消息却是兜头一瓢冷水。画稿审查没有通过。《长江万里图》壁画下马!专程来通知袁运甫的是北京市政府的一位干部,似乎有话,但欲言又止。无奈的他和袁运甫握了握手,匆匆离开了。

  事后,袁运甫才知道《长江万里图》被迫下马的前前后后。原来,在周总理主持审查北京饭店建设的有关事项中,就包括《长江万里图》壁画画稿。但是,画稿一经亮相,就遭到了极“左”的爪牙带头发难:你们不去画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却画这些没有阶级性的山水。新北京饭店必须要反映工农兵!《长江万里图》就这样被搁置下来。《长江万里图》融进了袁运甫太多的情,太多的爱。他站在斗室里,望着《长江万里图》长卷,潸然泪下!

  时间跨越四十年,今年九月,以《长江万里图》为蓝本的《长江》邮票,将以九枚连张邮票的方式完整地“再现”这幅长卷,成为共和国六十五周年华诞的献礼作品。饱含袁运甫心血的《长江万里图》壁画原稿,终于以另一种形式,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点。

原载《人民日报》副刊“大地”(2014年08月09日12 版)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