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国华邮事

以邮会友

 
 
 

日志

 
 

那种追思之痛,永远无法抚平  

2017-02-03 00:14:53|  分类: 往事如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种追思之痛,永远无法抚平

来源:辽宁日报

 

那种追思之痛,永远无法抚平 - 杨国华 - 国华邮事

那种追思之痛,永远无法抚平 - 杨国华 - 国华邮事

  罗炳华(后排左二)与母亲、妻儿拍摄全家福。

提示

  罗炳华心里一直有个愿望,希望能和六叔在家乡河南南召县重聚,面对面唠唠往事。遗憾的是,这个愿望没能实现。又一年的春节快到了,罗炳华说,趁着春节孩子们都来拜年,他要把当年罗家大院的故事、他和六叔的故事讲给大家听听,『老罗家的人,都连着一条血脉呀。要珍惜,要珍惜』。

 

  炳华贤侄:

  接到您二月十日的来函,本想及早函复,怎奈因余身体欠佳,终日咳嗽不已,尤其是晚上加上气喘更为严重,以致影响睡眠,苦不堪言。可谓岁月不饶人。病痛自然来,半点不由人,耐荷(奈何)!

  当我知道三嫂因病住院疗养,饮食十分困难,有赖药物维持,使我感到十分难过,也使我感触甚多。幸有您(你)们兄妹用心轮流照顾,克(恪)尽人子之道,此乃三嫂教导有方,使你们成家立业,可为幸哉。余同您六婶均感欣慰。忆您六爷六奶由生病至终老,余同您六婶均未能克(恪)尽人子之孝,如今思之,除感憾(汗)颜外,那种追思之痛,为永远无法抚平。

  余自1976年起经医师证实患有高血压及气喘等症,虽然常吃药,年龄越大抵抗力就越弱,心理负担日益加重,苦不堪言,幸有您六婶在旁细心照料并无恶化。返乡之念已久,但因身体因素,一时尚难达成。三嫂处,请多代我问候并致歉意。祝她早日康复。

  顺祝全家幸福愉快!

  愚六叔六婶罗襄武王怀祖

  书三月一日

 

一转眼70年了

  罗炳华今年80岁,独居在沈阳市铁西区凌空二街的一栋老居民楼内。

  每天早上8点,罗炳华会准时去附近的一家诊所做理疗。他说自己的身子骨还挺硬朗,上6层楼也不会喘,但脑子不好用了。

  记忆的流失让童年时代的生活渐渐变成碎片似的画面,它们偶尔从罗炳华眼前掠过,给他有些孤独的生活带来一些慰藉。

  远去的童年模糊又清晰,除了父亲、母亲,最让罗炳华难忘的是六叔罗襄武。罗襄武比罗炳华大十来岁,两人最后一次见面是在1946年的夏天。

  “一转眼就70年了,从那个夏天之后,我再也没见过六叔。”

  罗炳华的卧室里有一个小柜子,柜子最上面的抽屉里放着他常用的一些物件,比如老花镜、记事本,等等。他从抽屉里拿出一个书本大小的皮夹子,轻轻拉开拉链,几封泛黄的书信露了出来。那是1980年至1991年间,来自六叔的信。

  信封上的寄信人地址写的是:台北市嘉兴街216166-2号。

  1946年夏天

  罗炳华的家乡在河南省南阳市南召县曹店镇(今太山庙乡)。罗家是曹店镇的大户,曾在清末民初时期积攒下不少田产。罗家子孙也多勤奋,或从政、从商,或读书、务农,均生活无忧。

  “我父亲在罗家兄弟大排行中是老三,六叔是六爷的儿子,大排行里是老六。他管我父亲叫三哥,管我母亲叫三嫂。”尽管已在沈阳生活了60多年,但罗炳华仍操着浓重的河南口音。他说记不清罗家大院的具体位置了,但六叔在大院里备受冷落的情景,他始终忘不了。

  “六爷和六奶因一些纠纷离异了,六奶被赶出大院,六叔成了没娘的孩子,没人疼没人管,有时还受其他兄弟的欺负。”罗炳华的父母同情这个可怜的六弟,对他的饮食起居多有关照。罗炳华也喜欢这个六叔,常跟着他学写字、逛集市。1946年夏天,在广州中山大学读书的罗襄武回乡探亲,当时才八九岁的罗炳华央求六叔带他去打麻雀,六叔满足了侄子的愿望。那次的经历是罗炳华童年记忆里一个重要的片段。

  然而,几年之后,时代的巨浪把罗家大院里每个人都推上了不一样的命运之路,其中,身在广州的罗襄武去了台湾,罗炳华则跟随父母到了沈阳。长长的海峡,南北之遥的距离,让罗炳华彻底失去了六叔的消息。

  来自台北的信

  南京邮政史专家李茂长对两岸通邮历史颇有研究,在他撰写的《海峡两岸通邮的艰难历程和重大意义》一文中这样记述:“1952年,海峡两岸中断通邮。此后,仅极少数信件通过第三地(香港或外国)转寄于两岸之间……19791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发表《告台湾同胞书》,呼吁海峡两岸实行‘三通’。同年55日,邮电部正式开办寄台湾邮件,比照香港、澳门地区资费计算邮资。因是大陆单向开放寄台邮件,台湾当局对大陆邮件一律拒收,退回原址。寄台信件仍需由第三地转寄。”

  1980年春,一封发自台北的信漂洋过海,先是到了香港,又辗转寄到了河南省南召县。这是一封由罗襄武寄往故乡的家书。那时的罗炳华已过不惑之年,在沈阳一家企业工作。老家忽然传来消息,说六叔寄信来了!他和母亲都高兴极了。

  “特别是母亲,一边开心地笑,一边又难过地抹眼泪。她一直惦念六叔,总说六叔命不好。”罗炳华边说边拿起茶几上的一本相册,翻开一页指着一张照片说,“这就是我母亲。”

  不久后,罗炳华寄出了他写给六叔的第一封信。他说,虽然几十年没有联络,但当他在信纸上写下“六叔”两个字的时候,并没有感到陌生。“那年8月,我收到六叔回信。信是716日寄出的,内容多是六叔回忆自己的母亲。”罗炳华对六奶的印象并不深,但他说自己能感受到六叔对六奶的爱特别深。“六叔在信里说,一想到自己的母亲无所依靠,孤苦地生活了40年,就感到十分痛苦。叮嘱我一定要好好孝顺母亲。”

  由于当时两岸通信仍十分不便,罗炳华与六叔的书信来往很少,但偶尔能知道一些关于六叔的消息,也足以令他和母亲感到安心。

  突然失去联络

  罗炳华心里一直有个愿望:和六叔在河南老家重聚,面对面唠唠往事。遗憾的是,这个愿望没能实现。

  “我给六叔的信里提了多次,请他回老家走走。不过六叔身体不好,不方便远行。”罗炳华说,六叔特别想回老家看看,“也很想到沈阳来看看我母亲。”

  1991年的二三月间,罗炳华与六叔的通信较为频繁。1月,罗炳华的母亲病重入院,他在写给六叔的信中提到了此事。罗襄武收到信时正是春节前夕,他本想尽快回信,但因身体也为顽疾所扰而无力支撑。直到31日,罗襄武的身体渐渐好转,才赶紧给罗炳华回了信。信中,他感叹说:“返乡之念已久,但因身体因素,一时尚难达成。三嫂处,请多带我问候并致歉意。”

  然而,这封信刚刚发出,罗襄武便收到了罗炳华的又一封来信,信中告知“母亲过世了”。罗襄武在给罗炳华的回信中写道:“回忆三嫂生前慈祥可亲,怎不令人怀念与悲痛,本应亲赴沈阳灵前拜祭,奈何余身体欠佳,只能同家人一起共行遥祭之礼。”

  罗炳华拿起六叔的这封信,轻轻地读了起来,这些年,他大概读了很多遍。打开的相册摊放在他的腿上,母亲在照片中微微笑着。

  罗炳华说,他没想到不仅母亲没有再见到六叔,就连自己也见不到六叔了。

  1991年年中,罗炳华又给六叔寄去了一封信,但这次一直没有收到回信。六叔病了?搬家了?还是发生了什么变故无从得知。从此,叔侄俩再度失去联络。

  寻找六叔

  2013年,罗炳华的老伴过世。两个妹妹为了让他平复心情,决定陪他做一次长途旅行。旅行的目的地是台湾。

  去台湾,去台北,能不能见到六叔?虽然罗炳华内心很清楚,以六叔的年纪,大概已不在人世了,但他还是抱着最后一线希望。从沈阳出发时,他把装着六叔来信的皮夹子放到了旅行箱中。信封上有地址,按照地址找,或许能找到六叔的下落。

  “到了台北,有当地的导游接待我们。我把信拿出来给导游看,问他嘉兴街216166-2号在哪儿,请他带我去看看。但是导游拒绝了,说没时间。”两个妹妹也劝罗炳华:人生地不熟,不要自己乱走。最终,罗炳华没能如愿。

  讲述着关于2013年台湾之旅的回忆,罗炳华时不时地叹着气。

  一湾海峡,曾经阻断了亲人间的联络;当终有团圆之期时,却因两鬓苍苍、步履蹒跚而终生错过。

  又一年的春节快到了,罗炳华说,趁着春节孩子们都来拜年,他要把当年罗家大院的故事、他和六叔的故事讲给大家听听,“老罗家的人,都连着一条血脉呀。要珍惜,要珍惜。”

  延伸

  想着来沈阳投资设厂吧

  在罗襄武寄给罗炳华的几封信里,内容大多都是谈论故乡、亲友或往事,只有一封有所不同。因为遗失了信封,罗炳华只大约记得是上世纪90年代初的一次通信。

  信的开头写道:“三月十六日来函连同沈阳通用机械工业集团公司外经处给海外亲友一封信均收到了……贵工业集团的经营策略万分敬佩。据悉目前台湾已有数家厂商前往大陆投资设厂……如果能取得贵集团公司协助及支援,对其发展有莫大助益。”

  信中所提到的沈阳通用机械工业集团公司正是罗炳华所在的企业。罗炳华说:“那时候,有台商回家乡投资,企业也主动吸引台商来投资。公司领导知道我有个叔叔在台湾,鼓励我写信了解情况。”虽然罗襄武因工作领域等原因没能直接参与对大陆投资的项目,但他对大陆的经济建设十分关注。就在这封信中,他还祝福沈阳通用机械工业集团公司不断壮大,“为中国人争光”。

  事实上,因两岸亲友互联,吸引台胞回乡投资,促进地方经济发展的例子相当多。以大连为例,几年前曾有媒体报道:19898月,台胞安熹浦率先回家乡瓦房店投资,设立食品有限公司,加工当地出产的辣根制品,出口日本,从而带动了当地辣根加工企业走向国际市场;1993年,台胞王瑶璋在大连成立了工程公司,从事商品混凝土生产,是上世纪90年代大连台资企业的佼佼者。

  学者吕玉宝在 《台商大陆投资的发展历史及结构现状分析》一文中指出:1989年至1993年期间,台商投资大陆的项目和实际投资金额都是逐年加速递增的,到1993年达到了顶峰。这是受台湾当局1987年开放大陆探亲的影响以及大陆方面有关政策的鼓励。

  母亲有呼唤游子的力量,游子也都有一颗反哺的心。亲情是推动台胞为家乡多做贡献的重要原因。像罗襄武一样,身在海峡那一边、心在海峡这一边的台湾同胞多不胜数。无论时代怎样变迁,两岸同胞之间的血脉相连是任何力量都扯不断的。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