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国华邮事

以邮会友

 
 
 

日志

 
 

家学渊博的马佑璋  

2017-03-03 20:38:05|  分类: 集邮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家学渊博的马佑璋 
来源: 会士风采
         马佑璋,高级工程师,南京水泥工业设计研究院工程总设计师。
        1939年11月生,上海市人,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高级工程师,南京水泥工业设计研究院工程总设计师。系中华全国集邮联合会学术委员,国家级邮展评审员,江苏省邮协常务理事、学术委员会主任,南京邮协常务理事。主集中国邮票及邮政用品,藏品颇丰;兼集宇航专题邮品。曾参加第一届全国集邮展览、全国解放区邮票展览,均获镀银奖。1996年,参加在北京举行的亚洲邮展获镀银奖。1997年,参加在莫斯科举行的世界邮展获镀金奖。
      一个人对事物的感受,往往与生俱来、积日弥深;一个人情有独钟的业务与爱好,往往伴随他的一生。集邮家马佑璋给人的印象是:博学多才、睿智豁达,孜孜以求、锲而不舍。
    马佑璋, 1962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 1999年退休前担任某设计研究院的工程总设计师、高级工程师。在集邮界,他的头衔颇多:中华全国集邮联合会理事、国家级邮展评审员、江苏省集邮协会副会长等。
    1999年底, 60岁的老马到了退休的年龄,单位领导考虑他身体好,业务能力强,同时作为教授级高工,按常规可适当放宽退休年限,希望他留任续聘。对老马来说,接受续聘可继续发挥业务专长,也能每年多出上万元的收入,可考虑到退休后可以有更多的精力承担集邮界的工作,老马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退休。从此,马佑璋集邮由“副业”变成了“主业”:编集邮书刊、写集邮文章、到全国各地传授集邮知识、指导邮集编组、联络和接待海内外邮友……老马忙得不可开交,但却乐此不疲。
     老马的父亲马任全,是享誉国内外的著名集邮家,在世时连届担任中华全国集邮联合会会长,大家都尊称他“马老”。马佑璋集邮,启蒙和受益于早年家庭集邮氛围。年幼时他家中“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郭植芳、陈志川、张赓伯、钟笑炉等集邮名家经常来访,他总是像书童般陪伴在父亲身边,一边帮父亲取邮递书,唤人上茶供点,一边听他们谈邮论经:“大龙”、“小龙”、“万寿”、“红印花”……尽管似懂非懂,但却饶有兴致。老马记得当年父亲购得“红印花小壹圆”、“当伍圆”、“小肆分”等珍贵邮票后,总是珍藏在一本真皮面小邮册中,高兴时便拿出来向家人展示。而父亲在办公室编纂《国邮图鉴》时,边修改样稿边排字的情景,马佑璋至今记忆犹新。
    父亲对马佑璋集邮的影响延续多年。新中国成立后,马老出于爱国热情,于 1956年向上海博物馆捐赠自清代以来的单部中国邮票集。当时,兄姊都离家参军或在外地高校读书,只有马佑璋在上海南洋模范中学念高中。父亲捐赠邮集的全过程,包括定购 1米见方的仿红木镜框,印制“中国邮集”贴票纸、接待钟笑炉先生来家帮助编排邮集、请一位中学老师为邮集书写楷体说明文字、邮集制作完成后雇车运抵上海博物馆等经历,马佑璋都亲历目睹。其间,只要是马佑璋力所能及的事,父亲都会遣他去办。从这个经历中,他看到了集邮的社会价值,也受到一次真切的爱国主义教育。
    当年,协助父亲接待中外来宾,一直是老马的“职责”。日本集邮家水原明窗先生 1957年首次来访时,意欲让售随身携带的佳能相机,马佑璋陪他到上海海关联系报税,后因税金过高而作罢;大约 1984年,水原携夫人来上海时到马家拜访,留下了一张国内邮人难得一见的合影照片。
     1986年,中华全国集邮联合会召开第二次代表大会,江苏省推举马佑璋参加。其时,马任全作为第一届全国集邮联副会长,是“二大”的当然代表。父子二人同为代表,在会上传为佳话。“二大”期间, 78岁的马任全先生与张包子俊先生同居一室。会议间隙,马佑璋都在二老房间陪侍,接待来访的各地代表。其间,我国第一位专业邮票设计家孙传哲来访,谈及他将因“年龄过限”,不再被安排担任理事。孙老自诉身体尚好,还在坚持从事邮品创作,言谈中对理事一职颇有眷恋。二老对孙老的心情十分理解,但又不知如何满足他的心愿。对此,马佑璋提议,与父亲在上海小组讨论时可建议保留孙传哲理事一职,征得小组成员同意后再提交华东区大组复议通过,然后向大会主席团报告。二老当场表示赞许。于是在次日的会议中,按上述程序一一过关,孙老如愿以偿。会后,孙老兴奋之余,向老马提供了自己的传记材料。老马在 1987年第二期《江苏集邮》上发表了《耕耘邮田硕果累累》一文,这是集邮界较早介绍邮票设计家孙传哲事迹的文章。
    马佑璋秉承父志,但并没有躺在父亲奉献中国集邮事业的“功劳簿”上,也从不把自己笼罩在父辈的光环中,而是情有独钟地设计和描绘着属于自己的集邮蓝图。这些年来,他既潜心汲取着前人的邮识营养,又在中国集邮的沃土上探索着自己该走的路。
    长期以来,老马主要收藏各种中国邮品,兼集一些国外专题邮品。从上个世纪 90年代开始,他独辟蹊径,重点收集中国各时期的邮政用品,最后定格在民国时期的明信片上。经过多年收集和研究,编组出《中国明信片牗1914— 1932牘》邮政用品类邮集。尽管此题材范围内不存在特别贵重的邮品,但老马在收集和研究中发现,不仅有一些品种收集难度较大,而且在知识和研究方面也要求较高。经过对这部邮集的逐步充实和改进,该邮集在国际大展中两次获得镀金奖。国际集邮联邮政用品委员会主任哈金斯先生来华讲学时,就把这部邮集作为案例点评,给予了较高评价。
    1988年,老马接受相应培训,并经考核通过后,首批被聘任为我国国家级邮展评审员,指导和帮助全国各地邮友按照 FIP的规则编组邮集。 1995年,老马担任江苏省邮协副会长兼学术委员会和邮展委员会主任。 1997年,他编组的邮集在莫斯科世界邮展上获得镀金奖,这是江苏省邮集首次在国际邮展中“沾金”。从此,江苏省先后有八部邮集在国际性邮展中获得镀金奖以上的奖项,并有十部邮集在全国邮展中获金奖或大金奖。
    江苏省每一部获金奖邮集,几乎都曾得到老马的指点,有些邮集中珍罕邮品的收集,也得益于老马的帮助。老马胸襟开阔、真诚待人。对不同水平的邮集和不同层次的邮集作者一般都以鼓励为主,分类指导,受到了邮集作者的好评。
    老马为人坦诚,对事直抒己见。当集邮受到邮市狂飙冲击时,为了维护集邮者的利益,他总是反对炒卖发行期内新邮的违规行为,告诫集邮者不要参与其中,以免受害。不论是接受记者的采访,还是在报刊上发表对邮市的评议文章,他都反复强调这一观点。他还曾当面向国家邮政局主管邮票发行的有关同志提出,邮票只有在作为邮资预付凭证使用的前提下才能成为一种特殊商品;允许新邮在发行期内投机炒作,后患无穷。他甚至还曾当面指责过某些集邮报刊的记者,痛斥他们宣传炒作发行期内新邮的行为有违职业道德。在各种集邮论坛上,老马都反复强调集邮知识贯穿集邮的全过程,集邮者的集邮兴趣应在于邮识的增加,而不是期望在经济上获得收益。这些见解深得邮友们的认同。
    子承父业,终有所成。为了表达对父亲的敬重和缅怀,也为了年轻邮迷重睹早巳售罄的《马氏国邮图鉴》,老马正在对父亲这部传世遗著进行补充修订,以期再版。付梓之日,当举杯祝贺。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