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国华邮事

以邮会友

 
 
 

日志

 
 

危春勇:萧玉田先生邮票设计珍闻  

2017-07-30 21:07:18|  分类: 集邮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萧玉田先生邮票设计珍闻

危春勇:萧玉田先生邮票设计珍闻 - 杨国华 - 国华邮事

 

静境写心,至善尽美。多次采访萧玉田先生,每次交谈都有新发现、新收获。

凡是熟悉萧玉田的者,都感到萧先生是一位胸襟开阔,非常平和豁达之人。远的不谈,就拿最近在深圳举办的第37届佳邮颁奖活动来说,他自己的作品没有获奖,却拨冗前往现场向几位获奖者表示诚挚的祝贺,对获奖的《丙申年》《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长城》三套邮票,从专业的角度给予了高度评价,并参加为邮迷签名活动。

当台上举行“最佳设计奖”投票时,虽能预料自己设计的《红楼梦()》不可能胜出,萧老师泰然处之,并对设计《全民阅读》的青年设计者宋鉴获取这一奖项给予由衷赞许。

还是在20154月井冈山佳邮颁奖大会期间,因为《元曲》邮票获奖的萧玉田就表示只要邮迷喜欢就行,对自己获奖不获奖不在意,他觉得这样的奖项多给予年轻人更有意义,并当场向邮政部门领导和媒体建议,评奖应向青年设计家倾斜,鼓励更多的青年设计家投入邮票设计之中,以提升设计水平,使邮票艺术永续发展。这次在深圳参加活动,坐在台下他,与邻坐的邮票设计师王虎鸣交谈时又表达了这一心愿。这种雅量不是一般人所能达到的。可见萧玉田先生是多么的大度和宽宏。

画如其人。正像有人所形容,萧玉田先生对自己的人格和艺术有着极苛刻的要求,他那至善、至美的追求,他那宏大深远的艺术理想,使他完成了自己艺术精神的超越。

从初涉邮坛的首套邮票《承德避暑山庄》,到2016年发行的《红楼梦()》,算起来,萧玉田先生从事邮票设计正好是25周年。我把视线再次投向萧老师,聚焦他在自己的艺术创作道路上开启邮票设计之旅的轨迹,还有前几套邮票设计的一些内情,以弥补以前采访的不足。

熟悉加上放松成就首套邮票

萧玉田潜心于工笔画创作多年,是中国画坛实力派人物,但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才开始在邮票设计领域出头露面。对广大邮迷来说,真有点相见恨晚的感觉。毕竟是画坛精英,不鸣则已,一鸣惊人。19918月《承德避暑山庄》邮票发行,人们在领略清新秀逸明快画风的同时,也记住了一个稍许陌生的名字——萧玉田。

这套邮票是由邮票设计大师邵柏林先生推送选题并力邀当时还是地方画家的萧玉田参加设计。萧玉田在承德避暑山庄工作、生活多年,他当时所供职的承德画院就坐落在烟雨楼台中、盈盈山水间,一直被历史文化名城厚重的人文气息所浸淫,对山庄的一石一景都相当熟悉,了解得比较透彻。用他自己的话说,对这里的每一个殿堂、每一座廊桥甚至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熟悉得像自己的家一样,哪个景点从哪个方位、角度来表现,全都了然于胸。

工作之余,萧玉田经常爬爬山,好多别人没去过的地方,他都去过,而且喜欢考察遗址,常常站在这些历史遗存和残亘断壁之间萌发思古之幽情,遥想当初兴盛时山庄是怎么样的一种景象。而对邮票设计,萧玉田之前从未接触一无所知,一切要重新开始。他说,设计《承德避暑山庄》邮票,自己是抱着学习的心态,抱着重在参与的心态,没有一定要赢、必须得胜的欲望。表现内容是熟悉的,表现形式是陌生的,两者结合在一起,促使自己进行这套邮票的设计时不太有精神压力和心理负担,类似于婚礼上的伴郎,作个陪衬出现而已,图稿用与不用都没关系,因而心态始终比较放松。

萧玉田记得,当时设计《承德避暑山庄》邮票,有5套方案参加竞争,除自己外其他4位都是专业邮票设计师。在平和淡定的状况下,表现自己所熟悉的内容还比较自信,熟悉加上放松,创作上便得心应手,心无旁骛、排除了杂念也更加容易进入状态。萧玉田创作的《承德避暑山庄》邮票图稿一炮打响,最终入选。

《承德避暑山庄》邮票,萧玉田以清新淡雅的艺术手法将 “自然天成地就势,不待人力假虚设”,兼具南秀北雄之美,别具一格的皇家园林的魅力展露无遗,发行后受到邮迷的格外喜爱。

《昭君出塞》耗费较多心血无奈印制不佳

萧玉田擅长山水花鸟,更精工于人物。四大古典美女形象都在他画笔下惟妙惟肖、活灵活现。19948月发行的《昭君出塞》是萧玉田的第二套邮票。按说,画古代美女有经验,轻车熟路没问题,但他不讳言设计这套邮票的压力。因为是历史题材,人和事大家都比较熟悉;因为是邮票,要接受公众检验,不像纯粹的个人作品,随心所欲地表现点个性化的东西问题不大。

年代久远,史料匮乏。设计这套邮票,萧玉田耗费了较多心血,特别是对人物的服饰和穿戴及使用的物品等均进行了大量考证。虽然是方寸之地,他不能容忍有暇疵或经不起推敲和检验的东西出现在画面上。创作邮票图稿时,有关方面向萧玉田提供了舞台和电视剧的服装,但他觉得没有太大的参考价值,不能作为依据。为此,他专门到中国历史博物馆请教古服饰专家,找到了一些有限的关于古匈奴服饰方面的图文资料,力求下笔有据。邮票画面上昭君、呼韩邪单于的服饰,还有头盔、帽子等,都有严格的考证依据。

对于昭君手中的琵琶造型和弹奏方式,萧玉田也请教了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的古琵琶专家。琵琶造型汉代是直颈,现代是曲颈。专家指出“琵琶演奏汉代时是不用拨子的,至唐以后才使用拨子”,萧玉田注意到从唐以后的绘画作品中反映弹琵琶的描绘,多有拨子。根据专家意见,萧玉田去掉了第一稿中昭君手里的拨子。

1994年元旦《人民日报》发表中国集邮总公司总经理文章称,1994年选题最佳、设计最好的邮票当首推《昭君出塞》。然而,让萧玉田感到遗憾的是,《昭君出塞》邮票的印制效果不尽如人意,人物的面目模糊不清,眉眼难辨,没能体现出原作的风貌和神韵。该票印制时,萧玉田母亲正病危住院,他没有办法参与邮票打样和样张审看,在医院陪护母亲每天仅睡二三个小时,心力交瘁、疲惫不堪,满头的乌发也就是从这时开始变白的。

1995年,萧玉田的《昭君出塞》图稿在一次邮展上展出,集邮家陆先生看了之后惊叹不已,想不到原稿这么漂亮,邮票跟原稿比真是差距太大了。然而,看到邮票的是大多数,能够看到原稿的毕竟是极少数。印制上的不足对邮票和邮迷来说、对设计者来说,都是难以弥补的遗憾。

设计中德合发邮票在10余竞争者中胜出

时过四年,又是盛夏8月。1998年,中国邮政与德国邮政联合发行《承德普宁寺与维尔茨堡宫》邮票。这是萧玉田接手的第三套邮票,也是他第一次涉足中外合作的国际题材。邮票上表现的这两座建筑均为18世纪的皇家建筑,都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名录。

萧玉田对承德普宁寺了如指掌,而对维尔茨堡宫则是相当陌生。本来德方是想邀请他去现场考察采风,但因这一图稿的设计有5人参与竞争,不便成行。萧玉田只能借助德方提供和自己收集到的资料进行邮票的设计。他提交了两套《承德普宁寺与维尔茨堡宫》邮票设计图稿,一横一竖。同时送审的还有中方其他4位设计者的图稿,德国方面也拿出了10个方案来PK,设计者中不乏大牌和名家。

在波恩举行的邮票图稿评审会上,面对中德双方送来的16份设计图稿,萧玉田设计的竖式图稿令苛刻的专家评委眼睛一亮。画面舍弃了全景式构图,而撷取两组古建筑肢体的局部,立足正面,竖向布势,平视取景,张扬了其个性魅力,毫无争议地成为《承德普宁寺与维尔茨堡宫》邮票的图案。德方的一位老教授评价,萧先生的这套邮票设计稿,很好地把握了世界文化遗产的神韵,同时反映了东西方不同地域古代建筑的魅力。

后来,在中国人民大会堂举办《承德普宁寺与维尔茨堡宫》邮票首发式上,德国邮电部长博洽博士在致辞中又特别讲到:萧玉田先生的设计堪称完美,他的作品具有鲜明的东方艺术的魅力,又将两座世界文化遗产的神韵表达得非常准确、到位。维尔茨堡宫位于我的故乡,我自幼就在维尔茨堡宫边游戏、成长、生活,看了萧先生的设计,我倍感亲切!

对这套邮票的印刷,萧玉田感到很满意,他认为是自己设计并已发行的邮票中印得最好的。

《颐和园》图稿“雪藏”七年后用在“刀刃”上

两套园林题材邮票设计出彩,使得萧玉田成为这类选题的目标人选。1998年后,邮票设计部门又多次约请萧玉田设计园林风光题材邮票,但都因为工作太忙,被他推掉了。他说,如果要画就必须得静下心来全神贯注到实地去体验、去采风、去收集创作素材,而不是呆在画室靠一些图片资料花两三天的时间来完成。

2001年,邮票发行部门酝酿《颐和园》选题时,再一次想到了萧玉田并对他寄予厚望,确实题材重大非其莫属。接受这套邮票的设计任务,萧玉田本来也很犹豫,主要是觉得对颐和园不像对承德避暑山庄那样熟悉和通晓,但邮票部门反复约稿,包括印制局邓慧国、王虎鸣等老朋友也在盛情相邀,加上考虑到这套邮票发行后会对宣传保护这一世界文化遗产发挥重要作用,萧玉田最终还是承担了下来。

对艺术创作一向严于律己的萧玉田,从来就不会应付差事,也不喜欢闭门造车。为了增加感性认识,创作出富有意境和内涵的图稿,他背着画板和相机早出晚归,多次深入颐和园内,用眼用心触摸和感受这一皇家园林典范的雍容与精髓,用画笔和镜头探究其与承德避暑山庄的不同气韵与独特氛围。

让萧玉田深为感动的是,在这次的创作中再次得到邵柏林先生的关怀。那年冬天的一个清晨,两人在冰天雪地里见面,握手寒暄后邵老便陪同他走进颐和园现场采风,对选题计划中的每个景点都作了多角度写生。从早上7点到傍晚5点,两人在颐和园呆了一整天,邵老还对邮票设计提出了指导性很强的建议。时至今日,萧玉田对邵老的关心和厚爱一直心存感激。

好钢用在刀刃上。《颐和园》邮票的图稿当时画了两稿,因时机上的需要,被“雪藏”了六七年,后来作为北京市的选题,留到了2008年配合奥运会举办发行,邮票图案选用的是2001年间完成的第一稿,随后创作的第二稿则用在了图卡和其他邮品上。

25年设计6套票,数量不多却至善尽美

不知邮迷们是否注意到,萧玉田业已设计的6套邮票很有特点,很有意思。从邮票发行的时间节点和年代跨度上看,也饶有意味。自1991年到1998年的前8年设计了3套票,而从2008年到2016年后8年也有3套票问世,中间有个近10年的“断层”。

256套票,数量不算多却极有分量。这之中,三套是园林风光题材,即《承德避暑山庄》《承德普宁寺与维尔茨堡宫》和《颐和园》;三套是古典人物题材,即《昭君出塞》《元曲》和《红楼梦》。套用时下流行的“标题党”体语言,萧玉田是既爱江山,也爱美人。而在这6套邮票中,竟有4套是套票加小型张的标配,即《承德避暑山庄》与《颐和园》,《昭君出塞》和《红楼梦》,也是江山与美人平分秋色。撇开邮票本身的设计特色不说,单是看这些票品的题材、规格和搭配,你就不难看出其分量和价值所在,邮票发行部门的重视程度所在。这样的构成和排列组合,确有值得玩味处,在特约设计邮票的专家中也并不多见。看似偶然,其实蕴含着必然。

对于一个职业画家来说,设计邮票是多么风光而有诱惑力的事。也许在画案前泼墨挥毫几十年,还不及登上一枚小小的方寸邮票广为天下知呢!然而,从1998年到2008年的十年间,邮迷们没能看到萧玉田设计的邮票,倒不是萧玉田没有选题可设计,眼里没有顾及邮迷的期盼,恰恰是他太在意邮迷的感受,太注重设计的品质了,不想随随便便将就,轻而易举出手,要拿就拿精品奉献,质量为上,宁缺毋滥。曾有业内人士这样评价萧玉田:他那儒雅、内敛、朴素的人格成就着他的艺术,而他的艺术又同时涵养着他的人格。

“静境写心”是萧玉田先生恪守的治艺之道。一直以来,在“静观”“静思”“执守”中,坚持“立象尽意”“写心”“寄情”。境由心生,正因为画家有一颗清、静、洁、寂之心,所以他的画也呈现出静境之美。正如萧玉田所言:不走捷径,不识机巧,每一张画都画得很认真,很辛苦。即使是一些看似轻松灵动的作品,也都是我朝夕运思、殚精竭智而得来。

不想借靠邮票为自己扬名,只想为“国家名片”增光添彩。

这就是萧玉田!一个有着至善尽美追求,有着宏大深远理想,有着创新超越精神的艺术家!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