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国华邮事

以邮会友

 
 
 

日志

 
 

项城风流才子袁克文身边的女人  

2017-07-05 00:33:30|  分类: 集邮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项城风流才子袁克文身边的女人

“袁克文(18901931),字寒云,河南项城人。原民国大总统袁世凯次子。生于朝鲜汉城,其生母是朝鲜王妃之妹金氏。其三子是美国著名的物理学家袁家骝。他自幼天资聪颖,熟读四书五经,深受袁世凯喜爱。15岁时就学于天津北洋客籍学堂,其父还遍请社会名师来家为其授课,袁克文受益非浅,在填词、作诗、书法、绘画等各方面显示出很深的造诣。他一生爱好广泛,除喜好诗词歌赋外,还极喜收藏字画、古玩等,并酷爱昆曲和京剧艺术,是享誉南北的著名票友。他生于官宦人家,却对政治毫无兴趣,每天都过着诗酒欢歌、风流快活的日子。后因他反对袁世凯称帝,生活放荡不羁,触怒其父,逃往上海,加入青帮,并在上海、天津等地开香堂,广收门徒。1931年,袁克文病逝于天津,终年42岁。”

史料记载,袁世凯大姨太沈氏(1867---1928),江苏崇明人,是个很刚烈的女子。袁世凯落魄时,她曾极力帮助过袁。适袁后无子,却又非常喜爱孩子。袁克文出生后,便依袁世凯先前约定,过继给沈氏为嗣子。沈氏对克文疼爱有加,连生母也要让她三分。

袁克文生母金氏(1868---1916),朝鲜安东人,是朝鲜世家大族。金氏1884年归于袁世凯时,还是个年仅16岁的小女孩子。1916年,在袁世凯故后便欲自尽,后被劝阻。然仅月余,便一病不起,遂亦故去。年49岁。

克文生于朝鲜汉城。相传在他出生之时,袁世凯梦见朝鲜国王用金锁链牵来巨豹相赠。袁世凯系豹于堂下,食以果饵,豹子猛地挣脱,窜入内室。袁世凯猛醒闻报金氏产子。金氏亦梦一巨兽自外奔入,向己猛扑。惊醒后腹剧痛,顷刻间降子。此子即袁克文。袁世凯遂为其取名曰:“豹存”。

袁克文5岁时,适逢中日甲午战争,便随其母金氏回国。《辛丙秘苑》称:“克文6岁识书、字;7岁读诗经;10岁习文章;15学诗赋;18授法部员外郎。”

1906年。袁克文16岁时,与时任天津侯补道的刘尚文之女刘姌(字:梅真)成婚。此时,袁世凯正在直隶总督任上,督署衙门宾客盈门,自是热闹非凡。

刘梅真和克文同岁。她出身虽不抵克文是世袭大户,但也是官宦之家,生性极贤淑,还能写一手漂亮的小楷,且善吟诗作赋,曾有《倦绣词》诗集问世。

其作《清明》云:

柳荫深处尽桥横,水自潺潺草自青,

春尽吹残桃李色,和风微雨酿清明。

《残月》云:

惊回残梦五更鸡,风送蛙声向斗篪,

寒月一弯钓不起,吟魂吹旁碧廉低。

《修契》云:

曲水流觞对夕阳,踏青时节落花香;

残辉斜映人归处,转棹兰舟过短塘。

《次子韫三妹分袂韵》云:

数载于归两地迟,津门才得共栖依;

无端匝月君言去,使我临歧笑语稀;

哽咽临歧对酒歌,人间只是别离多;

明朝君向都门去,哪有心怀赋绮罗。

以上,足见刘梅真才华非同一般。

刘梅真十八岁时生长子袁家嘏;二十岁时生次子袁家彰。女儿袁家宜1930年底夭折。

清末民风,凡是有些作为的男子,大都频频纳妾,以此彰显地位。名噪京华的“京城四大公子”之一的袁克文,自然也不例外,且更甚之。于是,刘梅真虽也与克文举案齐眉、相敬如宾,但夫妻感情也就越来越一般了。对克文带回的姨太太所生子女,虽不愁吃、穿,但厚此薄彼,也是在所难免,因为刘梅真虽是才女,但她毕竟也是旧式女子。

传统的观念是:娶妻重德,纳妾重貌。刘梅真却德貌双全,足证袁克文娶妻是仔细的。

袁克文的第一位红颜知己,是个名叫花之春的女子。花之春是南方一清吟小班的校书。认识她时,克文刚20岁出头,而花之春已27岁了。花未进袁家的门,后病逝于南方。

克文择女,讲究色、才、艺、德四全。凡是和他过有交往的女子,可谓个个是百里不挑一的名媛、才女。至今,袁克文有据可考的十多位姨太太,均为国色天香的奇女、才女。象无尘、温雪、栖琼、眉云、小桃红、薛丽清、苏台春、小莺莺、花小兰、高齐云、唐志君、于佩文等,此去彼来,递次而进,这还不包括他热恋过的富春六娘等人。

袁克文对他的这些新欢旧爱很随意:两情相悦时则结为琴瑟,互相厌倦时则折柳分杈。分手后也不会反目成仇,有的还可以象朋友般来往。

克文爱女人,女人也爱克文。但克文喜新厌旧,每到一地就“骑马倚长桥,满楼红袖招”,何等风流!在《寒云日记》中提到的“琼姬”即“栖琼”,是个艺女,温婉多姿,善解人意,深得克文宠爱。但日久生倦,也就好合好散了。

也有袁氏后人对其三妹叔祯(静雪)称克文“吃、喝、嫖、赌”不以为然,说那完全是两码事。

薛丽清(雪丽清),又名情韵楼,相貌虽平,但肌肤洁白如雪,举止谈吐,温文而雅,别有一番夺魂摄魄的神韵。克文一见,为之倾倒。娶后为其生一子,即后来成为大科学家的袁家骝博士。在袁家骝刚满3岁时,因不满袁府的清规戒律,将幼儿托付给克文的另一姨太太小桃红,拂袖而去。自此下落不明。

袁克文与薛丽清虽然两情相合,但对婚姻的期望却不一样。克文想独对美人,金屋藏娇;薛丽清却酷爱自由,喜爱热闹。《汉南春柳录》记薛丽清甚详,曰:“予之从寒云也,不过一时高兴,欲往宫中一窥其高贵。寒云酸气太重,知有笔墨而不知有金玉,知有清歌而不知有华诞,且宫中规矩甚大,一入侯门,均成陌路,终日泛舟游园,浅酌低唱,毫无生趣,几令人闷死。……我随寒云,虽无乐趣,其父为天子,我亦可为皇子妃。与彼此祸患,将来打入冷宫,永无天日。前后三思,大可不必,遂下决心,出宫而去。”

袁世凯57岁寿辰时,初见3岁的袁家骝,便喜出望外,急差人寻其母来见。而其母薛丽清早已无影无踪,哪里去找?慌乱中,人们便把暂居北京八大胡同的小桃红拉来顶数。小桃红,艺人出身,是袁克文的又一姨太太。自此,小桃红便正式进入了袁府。

袁克文的挚友、老师、亲家、联圣方地山,为此事以联凑趣曰:

冤枉难为老杜白,传闻又弄小桃红。

(老杜,苏州话指老大。此指袁克定)

小桃红为袁克文生一女后,与克文日见生疏,以至分手。后克文渐悔,再找小桃红时,已不知去向。

克文的另一位姨太太叫栖琼,苏姓,江苏人。栖琼温婉多姿,1926年,克文赠诗云:

荒寒向夜浸,海天转消沉;

入市孤怀倦,登楼百感深。

东风舒道柳,朔月暗郊林。

何处歌声咽,愁闻变徵音。

克文和姨太太眉云相守四年,感情颇深。1927年正月,袁克文去济南,眉云车站送别。克文填词《卖花声》赠曰:

莫更放春残,教梦无端,东风已自满江千。

便是相思深几许,可奈天寒。

底事问悲欢,门外关山,啼尘咽袂去留难。

花妒花愁都未了,隔住红阑。

眉云于1929年、先克文两年在天津去世,克文极为悲痛,作《满江红》悼之:

才识春来,便伤人去,画楼空与招魂。

璅窗灯灭,长想旧眉颦。

回首殷勤未远,定怊怅,无限黄昏。

当时路,香残梦歇,何地逐闲尘。

伤神犹记取,罗衾夜雨,锦幄朝曛。

奈欢语重重,欲说谁闻,纵是它生未卜,容料理,宵梦温存。

相望处,人天邈矣,荒树掩新坟。

眉云的墓地在天津西沽,和后来的克文墓同在一处。眉云墓碑碑文是克文手书。

和克文相处最久的姨太太,要数唐志君了,他们在上海同居时间最长。唐志君,浙江平湖人,写得一手好文章,曾在上海《晶报》发表过“陶疯子”、“白骨黄金”、“永寿室笔记”等作品。

克文的另一位姨太太叫朱月真。1924年,克文和朱月真相识、相爱。朱月真即“小莺莺”,克文亦曾赠其诗曰:

漫与谈心,街花偶向南台见;

初知学语,选树还来上苑飞。

不久,袁克文与朱月真举行仪式,正式纳朱为姨太太。当时的上海市长吴国祯是他们的证婚人。朱为克文生一女,名家华,小名三毛,长相酷似克文。现居美国夏威夷。

1927年,克文与于佩文相识。于佩文豆蔻年华,年方18。同年526日完婚。于佩文相貌端庄、贤惠。克文诗《夜坐》赠曰:

江上东风晚未收,刁萧一雨近层楼;

千灯依旧行人家,百感无端此夜休;

祗是温柔初罢梦,何如迢递且延眸;

相逢为问春归思,满检征衣计去留。

 

于佩文喜画兰花,克文题曰:

清兮芳兮,纫以为佩;妙手得之,萧然作对。

于佩文为克文生一子,即袁家楫,天津市连续五届政协委员。

此外,与克文交往密切的还有小桂红(曹金宝)、圣婉等等。

袁克文是性情中人,喜读书好声色,博雅而且钟情。他一娶再娶虽因天性好色,可能也与深信“集云轩济公坛”判定他要娶足十二金钗的预言有关。他风流,却不放荡;性喜青棂,却无龌齪之态;与新欢旧爱的记游怀想诗词,一如与朋友交往,这是一种修养和天性。他从不接近象姑,不与女优夹缠,对友朋的妻妾及亲眷端肃文雅,即便是到了青楼,也彬彬有礼,如同去寻红颜知己,从无轻薄之态。

1931年春节前夕,克文的长女家宜逝去。仅过一个多月,袁克文便猝然病故,年仅42岁。

克文一生交友无数,虽都是笔墨文翰之交,红颜知己之友,真心怀念他的人确实不少。他的丧事算得上风光旖旎,灵堂里挽联挽诗,层层迭迭,多到无法悬挂。

《北洋画报》当日即为其发了讣告:

寒云主人潇洒风流,弛骋当世。尤工词章书法,得其寸楮者,视若供壁。好交游,朋友满天下,亦本所老友之一。体素健,初不多病。而竟以急症于22日晚病故津寓。从此艺林名宿,又少一人,弥足悼已!

张伯驹所书挽诗为:

天涯落拓,故国荒凉,有酒且高歌,谁怜旧日王孙,新亭涕泪;

芳草凄迷,斜阳暗淡,逢春复伤逝,忍对无边风月,如此江山。

亦师亦友亦姻亲的方地山挽联曰:

聪明一世,糊涂一时,无可奈何唯有死;

生在天堂,能入地狱,为三叹息欲无言。

纵观袁克文的一生,无论政治斗争如何你倾我轧,概与其无关。他照样花前月下卿卿我我,照样填词、吟诗、作乐。他的红颜知己到底有多少,后人谁也说不清楚。从他长大成人到辞别人世,他的桃色绯闻比他的诗卷还要丰富。于是,人们在袁氏大家族里,看到的是一个新的、与众不同的风流公子形象。这就是袁克文。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