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国华邮事

以邮会友

 
 
 

日志

 
 

追忆与赵人龙先生相处的日子  

2018-05-17 15:50:16|  分类: 集邮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追忆与赵人龙先生相处的日子

作者:金喜旺    来源:中国集邮报

    正当邮人们自发纪念赵人龙先生百年诞辰之际,回忆与赵老相处的日子,就像发生在昨天,久久难以忘怀。与赵老相处的日子里感受颇多,他严谨的治学态度、博览群书的习惯、和蔼可亲的笑容、带着浓浓乡音的普通话……都将永远铭记我的记忆中。
    赵老是个爱读书的人,他用学到的知识来检验真理,敢于挑战权威的精神令人钦佩。
    20世纪80年代初,“文革”结束之后,全国出现了黎明的曙光,集邮领域也洋溢着初春的气息。《集邮》杂志复刊后,沉默多年的集邮者日趋活跃,求知的欲望倍增。
    身为早期的中华邮票会、新光邮票研究会、甲戌邮票会会员的赵人龙在新形势下,责无旁贷地拿起笔来,把自己多年来潜心研究清代邮票的体会、收获、成果倾注于笔端。当时发表在《集邮》 上的文章举不胜举,其中给我印象最深的是《红印花税票不是陈璧建议印刷的》。“陈璧建议印刷印花税票”之说,是我国集邮老前辈周今觉先生参阅了20世纪20年代商务印书局出版的《日用百科全书》之后提出的。其稿首先发表在1926年12月出版的《邮乘》第四卷第四号上,从此“陈璧建议印刷红印花税票”之说具有权威性地影响着中国邮坛半个多世纪之久。
    周今觉(1879—1948)是我国最早的邮学家之一,1924年创建了上海邮界联谊会,1925年建立中华邮票会,1927年被荐为英国皇家集邮会会员,同年9月被聘为柏林国际邮展的名誉董事长,1934年甲戌邮票会成立后被聘为名誉会长。他先后主编《邮乘》和《邮学月刊》,为中国集邮事业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有一次,赵老阅读了我国台湾省于1981年出版的《中国古典邮票展览专刊》中刊载的晏星先生的《红印花税票的历史趣味》一文,此文晏星先生参阅了1901年出版的《皇朝世文统编》,其中在中国海关总署税务司赫德致中国海关驻伦敦代表金登干的若干信件中,意外地发现了“印花税票乃为赫德建议和筹印的”。
    赵老通过认真地推敲分析,肯定了晏星“赫德建议印刷红印花税票”的观点,大胆地否定了自己所崇敬的集邮前辈周今觉先生的“陈璧之说”,赵老博览群书,坚持真理,敢于向权威挑战的精神为我们树立了典范。
    赵老平易近人、不耻下问、甘为人梯的品德也令人敬仰。
    20世纪90年代,应北京市集邮协会学术委员会的要求,我曾陆续写了几篇与火车邮戳有关的学术论文,引起了赵老的兴趣和关注。每次论文发表后,赵老总要利用发布会空闲时间和我探讨一些问题,无论是分歧、质疑,或肯定、褒奖,都十分中肯。
    2003年,我发布了一篇题为《〈探讨清代邮戳志〉国家部分第十二章中的几点质疑》的论文,事后赵老问我,孙君毅先生曾写道:“上首‘四五’ 二字或指车次。”我是根据什么否认“四九”戳不是火车邮戳的?我答:“关于‘ 四九’二字,台湾省集邮家晏星先生在《细赏柏氏戳谱纵横火车往事》一文中有这样的解释:‘四九’乃是广东省台山县南方之一地名,当时人称为‘四九墟’,其地在南门河上游,孙君毅著《清代邮戳志》271页之‘四九’ 二字或指车次,非也。墟者定期之集市也,四川称‘场’,北方称‘集’就是逢四、逢九开集。新宁铁路线恰恰有个‘四九火车站’,‘四九’戳上的 ‘SUNNING RAILROAD CO.’是新宁铁路公司”的英文名称。我认为该戳应是‘新宁铁路公司,四九火车站’的办公印章,将其列入火车邮戳是不贴切的。”
    赵老又追问判断我国火车邮戳有何标准?我回答有两条:1. 戳上有邮路始终两站站名的全称或简称。如“由唐山至天津或“ 哈满”。2. 戳上有铁路线名之全称或简称,如“沪宁铁路” 或“京至彰”,凡是具备以上两条之一者,均可认定是火车邮戳。可是“四九”戳上只有新宁铁路的英文字样,看似具备了火车邮戳的要素,可是后面却又附加“公司”二字,因此否定了火车邮戳应具备的标准。以上两题的答案均得到了赵老的认可,我也颇感欣慰。
    接下来赵老又问我火车邮文清代有几种属性?我答道:“有海关火车邮政和大清国火车邮政两种。”赵老又试探地问道:“除这两种外,1900年八国联国占领北京后开办的临时火车邮政算不算另一类属性呢?”赵老恳切的提示,使我的思路顿时豁然开朗了,在赵老的启迪下,我在2008年写的一篇题为《剖析清代出现的三种类型火车邮政之属性》的集邮学术论文中增添了新意,赵老渊博的学识和这种甘为人梯、诲人不倦的精神,更让我肃然起敬,钦佩有加。
    还有一次是在北京市邮协举办的论文发布会上,赵老兴致勃勃地送我一张清代火车邮戳——“满绥第四邮车”照片。问我目前满洲里、绥芬河两地火车邮局的运营情况,我向赵老做了介绍:有北京至满洲里的京满火车邮局已于1992年10月5日停运了。截至2008年只保留哈尔滨至满洲里的“哈满火车邮局”,满洲里至海拉尔的“满海火车邮局”和海拉尔至满洲里的“海满火车邮局”。目前只有一条牡丹江至绥芬区的“牡绥火车局。在下一次活动中我分别送给赵老一些满洲里、绥芬河两地的火车邮戳实寄封、片,赵老非常高兴。
    赵老作古使我失去了一位志趣相投的良师益友,然而赵老渊博的学识、严谨的治学态度是我效仿的楷模,赵老和蔼可亲,豁达开朗,热情诚恳的性格也将永远留在我的心中。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